一匹梦马

WeChat:尚未命名的散落
INS:chouxiaoya415
FaceBook:130051516@qq.com
QQ:130051516

我需要足够的白,煮沸整个夏天
需要足够的水,把自己植入父亲的皱纹
父亲,这个寂寞的称呼
使果园陡然苍绿
没有人知道,我一直渴望
在两朵云重叠时,积满满的水
放在父亲的脚边。他渴时
掬捧即饮。树渴时,有对粗糙的手
引水入根。可我仅仅只是渴望
只是站在这头,看着那头父亲微卷的腰身
在枯井边沿,站成一棵暮年的苹果树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问风子时一匹梦马 转载了此图片